餐桌上的思考

中国水产频道据新华网浙江频道消息,在浙江省杭州市西湖边一家酒店里,几位年轻的女点菜员愁容满面,昔日数百元人民币一份也不用担心卖出不去的鱼翅菜品,自两天前开始风光不在,到店里消费的顾客中,已几乎听不到询问这道菜的声音。 浙江省消保委两天前公布的一则调查结果,让在中国国内被贴着尊贵、奢华标签的鱼翅,成为人人喊打的街头老鼠。随后,多家中央媒体又再度对鱼翅市场中的造假等问题进行了曝光。 许多人对浙江省消保委调查中的一个项目结果令人震惊:10家酒店鱼翅产品的随机抽查显示,DNA中竟无一含有鲨鱼成分。 “也就是说,这些价格不菲的所谓‘鱼翅’都是不折不扣的假货。”一位调查人员说。 此外,鱼翅市场存在的重金属超标、人造合成、价格欺诈等乱象。而这一系列调查,是浙江省消保委历时半年,对上百家鱼翅经营商、宾馆饭店和加工点进行了跟踪走访的结果。 调查还显示,市场中许多无生产日期、无检测合格标志、无进口标识的“三无鱼翅”被酒店购买后,转手变成餐桌上的鱼翅宴或佛跳墙等“高档菜肴”。 有一些标识为食用明胶、海藻酸钠的“人工合成鱼翅”在市场也十分普遍。“普通百姓基本不会采购这些食材。”浙江省消保委副秘书长叶元春说,她怀疑这些人工合成鱼翅可能流向了餐饮行业。 鱼翅,是由鲨鱼鳍加工而成的淡干食品。据餐饮业人士介绍,中国的鱼翅捕捞量一直很少,主要从日本、东南亚等地进口。 日本渔业总署数据显示,2009年,该国捕鲨中心气仙沼市共捕杀3万余吨鲨鱼,割下鱼鳍制成各种消费品,而其中一半鲨鱼鳍被中国预定。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鱼翅消费国,在中国传统饮食概念“翅、参、燕、鲍”四大顶级海产中,鱼翅居首,鱼翅汤被人们视为食物中的奢侈品。营养价值高,“具有保健、补气及抗癌”等功能也成为不少酒店招揽顾客的辞令。 可浙江省公正检验中心对若干水产市场的干鱼翅进行质量检测发现,三分之一干鱼翅镉超标,其中金勾翅镉超标10倍,另外还有部分鱼翅甲基汞超标,而镉慢性中毒会损伤肾和肝功能。 “鲨鱼处于海洋食物链顶端,体内往往积累大量污染毒素,许多消费者对食用鱼翅可能威胁健康缺乏认识。”渤海大学副校长、食品安全专家励建荣说。 在曾担任浙江省食品学会理事长的励建荣长期研究看来,鱼翅并不具备高营养价值,不能与鸡蛋、豆类等全营养食物相提并论,防癌更是无从说起。 普通百姓显然并不是这种价格高昂的菜肴的消费对象。在中国各地,有豪华大包厢、设有最低消费的中高档餐馆才是鱼翅的集中消费地。 自去年“问题血燕事件”在中国一些地方曝光后,鱼翅作为高档消费品一度更受欢迎。 “我以后不会再吃鱼翅了!”在北京一家大型企业工作、常到外省出差的任先生说,他参加的一般公务宴请常有燕鲍翅上席。 当然,为鱼翅消费制造麻烦的并不仅仅是它的安全问题。中共中央通过的改进官员作风的“八项规定”,自岁末年初在各地实施以来,对鱼翅等奢侈品的吃喝风气明显起到了抑制作用。 杭州一家老字号饭店服务员说,鱼翅这样的高档消费现在冷清了好多,听说政府部门要刹住吃喝风。在这种情况下,“问题鱼翅”的曝光无疑是雪上加霜,毕竟鱼翅一般是公务接待或企业请客才点的。 其实,“八项规定”出台前,全国人大代表、企业家丁立国就在2012年“两会”期间联名30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提交了《关于要求制定禁止公务和官方宴请消费鱼翅规定的建议》,并在7月得到了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回复,明确表示将在3年内发文规定公务接待不得食用鱼翅。 在好莱坞电影中,鲨鱼是人类的威胁所在,被消灭也是正常的。而美国野生救援组织创始人史蒂夫也发现,鲨鱼数量正在全球范围内锐减,有些鲨鱼种群数量下降的幅度甚至高达99%。 据史蒂夫调查,在大西洋西北部,锤头鲨的数量自1986年以来减少了大约89%,长尾鲨减少了80%,大白鲨减少了79%。 日本渔业总署数据显示,自1969年到2009年,捕捉并上岸的鲨鱼总数从6.5万号减少到3.5万吨…… “现在万斤以上的大鲨鱼已很少见。”在浙江乐清市蒲岐镇,位长期从事鲨鱼加工的老人说。蒲岐镇有“中国鲨鱼加工基地”之称,每年被捕获后入境的鲨鱼大都送至这座小镇加工。 蒲岐镇所在的乐清市,政府部门已经出台了公务接待禁止鱼翅上桌的规定。 生物学家与环保组织认为,鲨鱼数量的大幅减少导致其他鱼类繁殖过快,加速了海洋生态的失衡。在他们看来,传播生态保护和营养新理念,应该引发这个鱼翅消费大国重新思考每个国人的餐桌。 “我反对吃鱼翅,不管它是真的还是假的。”励建荣说,不吃鱼翅于公于私、于所有人生活的这个大自然都是好事。“没有消费就没有杀戮,也没有造假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
网站地图xml地图